English Version
  • 绿金院

  • 绿金委

IIGF观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究成果 > IIGF观点 > 正文

IIGF观点 | 孙李平:双碳背景下技术创新的机遇与挑战

发布时间:2022-09-23作者:孙李平
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召开,鲜明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创新发展注重解决发展动力问题、协调发展注重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绿色发展注重解决人与自然和谐问题、开放发展注重解决发展内外联动问题、共享发展注重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 这些都是理念层面的,抽象的。 具体这五个方面怎么做,才能 实现新发展理念的目标,是许多人关注的话题。



我认为,本次大赛就是要筛选出具有潜力的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让抽象的理念通过有理想、有抱负的企业通过新技术实现新项目的落地。 新理念的实现当然要用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 如果用传统模式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那就直接采用传统技术、传统能源、传统模式修修补补,改造一下就可以实现了,就没人去担风险,没人去挑战,也没人去创新了。

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正是由于我们期待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的诞生,期待通过新鲜的事物帮助减少碳排放,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力,打造我们国家新的竞争优势。

首先,自从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双碳目标以来,我国一系列的政策表明我国国家高度重视双碳目标,各个文件中都充分体现了创新是第一驱动力的理念,这个背后就是我们国家的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伟大梦想。

今天我们各位企业家提出的新技术、新模式就是我们抢抓全球科技发展先机,补足我们基础前沿领域短板,未来我们这些新技术要发挥引领带动作用,通过挖掘培育和挖掘有潜力企业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解决我们国家产业链卡脖子问题。这些与双碳紧密相关的政策说到底根本上都是需要新技术做支撑的。比如,碳交易,看起来好像就是碳的事儿,其实不然。我们搞碳交易,核心还是希望让技术先进的,减排技术有优势的企业来减排,这样的企业以更低的成本才能发挥出碳交易的价值。跟别人一样的技术减排的成本很难有高下之分,所以根本上还是要依赖新技术的革命性成本削减的效果。

undefined


新发展理念实际上是我们需要技术发展周期的最后一个环节发挥作用,就是新技术进入了商业化的阶段。然而,我们要今天这里看的事情,是这个技术发展周期前面几个阶段,有的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有的处于示范阶段。我们可以看出这其中是需要度过很多个坎儿的,风险也是由此而来。但是,我觉得更应该看到各位企业家做的新技术是一个播种希望的事业,非常高尚,非常值得人尊敬。从不同阶段的投资来源来看,基础研究阶段主要来自于政府,新概念阶段主要来自于天使投资,到了示范阶段更适合风险投资,再往后技术和产品成熟,适合公开市场的投资者。


以美国为例,美国是世界上创新最活跃的国家,从科研机构的数量、科研投入以及科学家梳理方面,美国是遥遥领先的,我们看一下,光伏发电经过前期多年的积累,2010年左右进入了高峰期,之后进入到下滑期,最终使得光伏发电的效率不断得到提升。


经过2010年较大规模的研发投入,可再生能源的研发投入得到了正反馈,过去十年里,清洁能源成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光伏发电成本下降最为显著,下降82%;光热发电成本基础较高,下降了47%;陆上风电成本下降了49%,海上风电成本下降了39%。其中,中国企业在光伏发电领域的贡献是非常突出,既有目前引人瞩目的上市公司,又有曾经辉煌过的已经退市的公司。虽然已经退市了,他们也光伏事业的进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是非常值得感谢的。我国在光伏、风电等领域投资方面十分领先,与发达经济体的清洁能源投资占比相当,二者清洁能源投资都接近50%。

undefined


前期新技术研发突破后,产业化和规模化的速度相当惊人。因此,新技术研发是需要耐得住性子,一旦突破成本阈值,达到商业可行,那么其发展速度超乎想象。随着成本逐步下降,2010年以来光伏、风电进入了爆发式增长的阶段,电动汽车在2015年以后增长速度进一步一个新的台阶。这些都是新技术做出的贡献。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人民理念的转变,2015年《巴黎协定》签署,各国都对应对气候变化充满信心,因为有抓手,看到了曙光。清洁能源的成本与传统能源成本才更加可比。


新技术发展也带了新的竞争格局的改变。美国看到中国在光伏、风电、电动汽车领域在全球独领风骚,他们担心日后落后得更多,美国开始要通过建立自己的供应链遏制中国。美国认为新市场的市场空间很大:美国能源部长认为到本世纪结束时,全球清洁能源和碳减排技术市场将达到23万亿美元,希望通过建立清洁能源供应链和解决方案来满足该市场,采购来自美国的劳动力。其他措施包括:再投资美国的制造业基地,创造数百万高薪、高质量的就业机会;建设更具弹性、稳健性、多样性和竞争力的能源供应链;增加美国清洁能源技术的全球影响力;增加所有美国人获得清洁和负担得起的能源的机会,包括那些历史上被抛在后面的人;建立清洁能源经济,推动经济增长,应对气候变化,并改善美国各地社区的公共卫生。最后就是我们常说的减污和降碳协同增效。


我们看一下美国是如何筛选技术的,供我们参考。

国家安全:该技术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吗?

供应链风险暴露:该技术是来自有限的国内生产和/或原材料供应有限的供应链风险,还是来自外国对手的恶意风险?

对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其他关键基础设施和能源系统是否依赖于该技术,从而加剧供应链漏洞?

高质量工作:是否持续创造的高质量工作?

脱碳:该技术是否是美国脱碳途径的重要贡献者(例如,新产能增加)?对联邦政府制定的某个减排目标有贡献?

对美国制造业的利用程度:制造过程是否可以利用现有的工艺/能力,即美国具有技术领先地位或成本优势,或者美国有持续的研究投资?

商业化阶段:是否目前国内制造业已经具备成本竞争力,还是预计在有足够的 研发或工业政策支持下下五年内具备竞争力?

市场规模:该技术的预计全球市场是否足以支持多个经济体的供应?国内需求就足以支持国内制造业?

全球贸易潜力:该技术的供应链是否受到高的运输成本或其他支持国内生产的障碍(如风力叶片)的影响?

新技术的应用导致其对金融以及现金流的模式都发生了改变,传统的间接融资难以满足大量转型的需求,直接融资才能与新技术变革相适应。特别是新型电力系统的建设,初始投资特别巨大,回报时间长,需要资产证券化的创新,发展权益融资工具。


最后,总结和建议:
一是 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是应对气候,适应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发展的必然要求;

二是 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是规避气候风险的重要途径,未来市场潜力巨大,然而机遇与挑战并存;

三是 发展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是我们国家站在新的时点上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不二选择;

四是 建议加大对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的投入,改善融资环境、优化政策支持。

上面就是我分享的全部内容,感谢大家,预祝大赛圆满成功,谢谢!

本文系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能源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李平出席36氪和东方证券举办“双碳星物种”可持续创新大赛演讲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