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绿金院

  • 绿金委

IIGF观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究成果 > IIGF观点 > 正文

IIGF观点 | 韩国绿色金融发展现状与中韩绿色金融合作展望(下篇)

发布时间:2022-01-07作者:王瑜 毛倩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

随着世界各国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积极推进绿色金融的发展。我院推出全球绿色金融发展系列观点文章,旨在向中国利益相关方介绍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绿色金融发展情况,总结各国家地区绿色金融发展的经验和对中国的启示,并探讨中国与其在绿色金融领域合作的前景。本篇文章是系列文章第七篇,介绍韩国绿色金融发展现状,并展望中韩绿色金融合作前景。

一、韩国绿色金融国际合作

(一)参与国际绿色金融倡议

金融监管部门方面,2015年8月,韩国交易所加入可持续证券交易所倡议,承诺促进长期可持续投资,推进上市企业ESG信息披露并改善其ESG表现;同年11月,韩国产业银行(Korea Development Bank)加入国际开发金融俱乐部(IDFC);2019年,韩国银行(Bank of Korea)加入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络(NGFS),旨在参与有关气候及环境的金融风险的国际讨论以有效应对气候及环境相关的金融风险(Bank of Korea,2019),2021年5月金融服务委员会也申请加入NGFS以讨论和处理如气候和环境相关金融风险的监管措施、气候变化对宏观经济和金融部门的影响以及建立相关的气候和环境风险数据库等与绿色金融相关的问题(Financial Service Commission,2021)。2021年4月,韩国加入财政部长气候行动联盟,11月,韩国副总理洪楠基在参加财政部长气候行动联盟会议和讨论制定全球基线可持续性报告标准的会议中强调了政策之间的平衡、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合作以及国家间的协作对加强气候行动融资的重要性(Ministry of Economy and Finance,2021)。此外,韩国政府鼓励金融机构参与国际绿色金融倡议,截至2021年12月,联合国环境署金融倡议签约17家韩国金融机构,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16家,赤道原则签署6家。2021年,65家机构加入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使该工作组中韩国机构总数激增到85家。

(二)国际多边气候投融资合作

韩国在气候问题上表现出了国际领导力。2012年10月,韩国仁川松岛新区力压气候变化援助规模全球第二大的德国,成功获选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GCF)秘书处所在地。韩国承诺投入1亿美元支持其成功投入运营,随后在仁川市松岛新区启动“国际绿色气候金融城市”建设。根据韩国发展研究所(KDI)的估计, GCF 秘书处会给仁川市带来每年 3800 亿韩元的经济利益。对于韩国而言,主办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不仅意味着为全球气候变化合作做出贡献,这也是韩国在全球气候谈判中,尤其是在气候融资中扩大其声音的机会(Deokkyo Oh & Sang-Hyup Kim,2018)。2021年P4G 首尔峰会上,FSC 与韩国产业银行共同举办了绿色金融专题会议,围绕“气候相关信息披露和绿色投资”、“公共金融机构在促进绿色金融中的作用”等专题展开讨论。与此同时,在碳市场方面,韩国正在与各国就碳定价进行合作。

韩国积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以助力其绿色发展。韩国环境部持续在高水平参与双边和多边环境会议,分享知识,为发展中国家官员的能力建设提供了许多培训机会。此外,该部还通过GCF资助发展中国家准备其绿色气候基金项目提案。2011年,与世界银行合作并由韩国政府资助的韩国绿色增长信托基金(KGGTF)成立,其旨在扩大世界银行的全球绿色增长投资组合,将包容性绿色增长纳入世界银行贷款业务的主流。其核心方针是支持世界银行及其客户实施包容性绿色增长倡议、战略和投资。2020年12月,韩国经济和财政部表示,韩国已决定通过KGGTF向发展中国家的绿色和数字项目投资980万美元,最新的投资将涉及23个发展中国家的数字、绿色和医疗领域的项目(Jung Min-kyung,2020)。截至2021年9月,由KGGTF资助的绿色增长项目已达到165个,通过世行贷款提供的资金支持规模扩大至约8700万美元。

此外,在对外机构方面,韩国国际合作机构(Korea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KOICA)致力于在韩国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并支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通过资助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国家环境和社会保障项目来助力其可持续发展。2018 年,KOICA对外提供了 2.29 亿美元的气候发展融资,占到韩国对外提供总量的 65.8%。

(三)绿色金融多双边合作

据OECD发展援助委员会(DAC)的数据,2019年,韩国承诺将其双边可分配官方发展援助(ODA)的30%(10亿美元)用于以应对气候变化为主要或重要目标的项目,高于23%的平均水平。与其他成员相比,韩国在绝对值方面排名第七,官方发展援助占国民总收入(GNI)的相对比例排名第十。

在中日韩合作方面,顶层对话上,自1999年开始,韩国、中国、日本三方环境部长会议(TEMM)一直是东北亚地区最高级别的环境合作平台。TEMM迄今已连续举办18次,协调解决共同面临的环境问题。在《2015-2019年联合行动计划》中,三国确定了气候变化、绿色经济等 9个优先领域。

2008年7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在东京八国集团峰会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主要经济体领导人会议期间启动了“东亚气候伙伴关系(East Asia Climate Partnership)”,旨在通过探索创造气候和经济双赢协同作用的区域战略。2015年4月30日,《中日韩环境合作联合行动计划(2015-2019)》正式签署,明确了空气质量改善、生物多样性、化学品管理和环境应急等9个优先领域;2015年12月,韩国和北京的碳交易所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以研究各自碳市场之间的合作。此外,韩国和中国于2016年6月举行了气候变化合作联合委员会和ETS圆桌会议,就气候政策和碳市场建设交换了意见。

在中韩资本市场合作上,目前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已在韩上市的21家中国企业中,仅有5家企业涉足环保产业的配套产品的生产。此外,随着“一带一路”中韩合作的推进,韩国在中国的绿色产业投资有了较大提升:据韩国商务部门调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韩国企业对中国直接投资达20.4亿美元,其中对绿色农产品行业的投资就达到了4.3亿美元,占韩国企业对中国直接投资总额的21.07%(刘小菊,2021)。

二、经验借鉴与合作展望

(一)韩国绿色金融发展经验

韩国政府在绿色金融推广方面一直很活跃。2009年绿色增长委员会首次提出绿色金融发展方案以来,政府一直试图激活韩国的绿色金融市场。继2013年开发了环境信息披露系统以及2015年启动东亚第一个碳排放交易系统(ETS),政府还在2016年推出了机构投资者尽责管理守则,试图鼓励机构投资者进行可持续投资。此外,韩国政府注重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启动了enVinance系统、绿色认证网站、绿色金融信息综合门户等多个线上平台,普及绿色金融相关政策知识并实现信息共享。最近,韩国政府正在为韩国分类法(K-Taxonomy)做准备,以期通过区分绿色和棕色行业及活动促进可持续融资。总体而言,韩国政府在韩国绿色金融发展中起着主导作用,为我国相关政府构建完善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并强化各类政策及资源协同提供了借鉴。

韩国并不在《京都议定书》规定的负有强制减排义务的国家之列,其自发设立了将GHG减排量与BAU相比减少37%的目标。2009-2013年间,韩政府投入GDP的2%用于绿色发展,超过联合国建议的绿色领域投资比例(1%);韩国国会议员在2021年7月28日提出了法案草案,旨在终止韩国对海外燃煤发电项目的资金支持。法案将涵盖所有公共融资机构和公司,包括韩国电力公司、韩国进出口银行、韩国开发银行和韩国贸易保险公司,可见韩国政府强力推动绿色成长的坚定决心。

整体来说,韩国绿色金融法制化发展程度较高。在宏观战略方面,韩国通过低碳绿色增长基本法案等形成一套完整的绿色增长法律体系,为绿色金融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在路径规划上,其设定了“几步走”策略,即将绿色发展计划设置为5年一周期,其绿色新政更是进一步表明韩国政府未来将持续推进绿色金融发展的进程。此外,在环境信息相关披露要求韩国走在亚洲绿色金融披露领域前列,其法规明确将根据企业规模(总资产是否大于2万亿韩元)分三阶段并最终于2030年后实现全部上市企业环境信息的强制披露。

韩国绿色金融产品具有多样化、创新性的特点,在债券、信贷、保险、基金方面均有较为活跃的表现。例如,韩国政府积极调动民间投资,以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模式进行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在绿色金融产品开发方面,韩国的个人绿色金融产品种类繁多且具有创新性,比如绿色储蓄、绿色信用卡和绿色租赁等,有助于向大众普及节能减排意识从而促使其在日常生活和消费中促进气候行动。此外,韩国具有亚洲领先的碳市场,充分利用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如可再生能源、甲烷利用、林业碳汇等抵消机制,刺激未纳入碳市场企业的减排,降低社会减排总成本。

与此同时,韩国强调推动双边和多边的绿色金融务实合作。在绿色金融国际合作上,韩国积极援助发展中国家,参与国际绿色金融有关倡议和对话等,成为国际绿色金融的重要发声者。以此为鉴,我国应提升气候援助等在我国对外援助中的重要性,在绿色金融国际合作舞台上积极争取话语权,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高质量发展。

(二)中韩合作前景展望

首先,2020年11月15日,15 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正式签署为东亚地区建立区域气候融资体系奠定了合作基础。作为东亚两大重要经济体,中韩两国需要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共识,共同推动全球绿色金融系统的建设。在绿色金融政策上,中韩两国政府都发布了清晰的国家层面的指导。韩国作为发达国家,在绿色金融产品构建和创新上经验丰富、监管系统较为完善。中韩应推进绿色金融标准的相互认证和产品互通,如支持韩国企业在中国发行熊猫债等方式增加绿色金融市场的流动性。而“一带一路”的绿色可持续发展将为两国创造更多的金融创新和合作机会。

其次,以制度建设为保障,推动绿色投融资机制与国际接轨。中韩绿色投融资机制在建设过程中,应引导各金融机构借鉴国际标准,构建完善的环境风险管理机制。在项目准备阶段,要在确保环评落实的基础上,根据环境风险对项目进行区分,同时制定针对性的风险控制措施。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方面,中国证监会在2021年明确了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制度,当前A股市场已有近八成上市公司年报披露环境及社会责任信息。韩国环境信息公开系统及enVinance系统的建设也对中国的绿色金融体系建设提供了参考,建设完善的专业化平台,将更多企业纳入环境信息披露的范畴,依据透明的信息披露,将更有利于绿色企业的发展并以金融支持企业的绿色转型。

再者,优化融资环境,拓展绿色金融市场合作领域。可以考虑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下的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丝路基金等金融部门设立具有针对性的绿色金融事业部。该部门成立之后,要致力于广泛吸收国内资本形成中韩专项绿色投融资基金,并制定高标准的运作规定来实现投融资的风险防控(刘小菊,2021)。

在碳市场建设方面,中国于2021年7月启动全国碳市场,但需注意的是碳交易额度不能“过于宽松”,否则很可能出现如韩国碳价急剧下跌的状况。在国际减排项目的抵消机制上,不同于韩国的是,中国国内的风电、光伏等资源丰富,短期来看国际减排项目可能缺乏吸引力。长期来看,未来形成全球统一碳市场是必然趋势,中国可与韩国积极就碳市场展开合作,通过建立联合信用机制或碳市场链接等方式,打造全球碳市场新枢纽。中国具备丰富的低成本减排资源,链接后成为配额的出口国,可以获得收益,韩国则可以通过进口获得低成本配额。但这需要综合考虑两国碳市场的发展阶段、对碳金融产品及交易主体的边界与范围的共识等多种制约两国碳市场兼容性的因素。

原文摘要

1.Bridget Boulle & Kwangyul Peck, 2018. KOREA CLIMATE BOND MARKET OVERVIEW AND OPPORTUNITIES. [online] Climatebonds.net. Available at:.

2.陈亚芹,别智 & 酒淼.(2019).国内外绿色金融产品与金融政策综述. 建设科技(05),50-59. doi:10.16116/j.cnki.jskj.2019.05.009.

3.董银霞.(2012).国际绿色保险制度发展现状. 现代经济信息(17),165. doi:CNKI:SUN:XDJZ.0.2012-17-136.

4.Donor Tracker. 2021. South Korea - Climate. [online] Available at:.

5.Oh, D. and Kim, S., 2018. Green Finance in the Republic of Korea: Barriers and Solutions. [onlin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vailable at:.

6.Envinance. 2021. KEITI 녹색경영기업금융지원시스템에 오신걸 환영합니다.. [online] Available at:.

7.Env-info.kr. 2021. 환경공개시스템. [online] Available at:.

8.Green-finance.or.kr. 2021. Green-finance. [online] Available at:.

9.韩联社, 2012. 仁川松岛获选绿色气候基金秘书处所在地. [online] 韩联社(韩国联合通讯社). Available at:.

10.KGGTF, 2021. [online] Korea Green Growth Trust Fund. Available at:[Accessed 2021].

11.Lee Jun-sung, 2020. LG Chem to attract 700 billion won in green loan for expansion of battery factory in Poland. [online] Korea IT Times. Available at:.

12.李瑾 & 梁玉.(2021).绿色保险的国际经验及借鉴. 中国市场(16),1-3. doi:10.13939/j.cnki.zgsc.2021.16.001.

13.李诗洋,李晓明 & 杨楠.(2021).绿色金融在中国的实践与发展. 国际融资(01),16-21. doi:CNKI:SUN:GJRZ.0.2021-01-004.

14.刘冰欣.(2016).日本绿色金融实践与启示. 河北金融(10),28-32. doi:10.14049/j.cnki.hbjr.2016.10.009.

15.刘小菊.(2021).“一带一路”建设下中韩绿色投融资机制建设研究. 北方经贸(06),38-41. doi:CNKI:SUN:GFJM.0.2021-06-013.

16.Mark Uhrynuk & Alexander W. Burdulia, 2021. South Korean Regulator Announces Measures to Promote ESG and Responsible Investing. [online] Mayerbrown.com. Available at:.

17.Ministry of Environment, 2021. 환경부 한국 기후변화 평가보고서 2020(기후변화 영향, 적응 및 취약성) - 기후대기 - 환경정책. [online] Available at:.

18.Ministry of Environment, 2021. 환경부 보도·설명 - 2030 온실가스 감축 로드맵 수정안 및 2018~2020년 배출권 할당계획 확정. [online] Me.go.kr. Available at:.

19.Newspim. 2021. 환경책임보험, 혜택은 늘고 기업 부담은 줄인다. [online] Available at:.

20.Pulsenews.2021. SK Innovation raises $1 bn in green loans to finish second U.S. battery plant - Pulse by Maeil Business News Korea. [online] Available at:.

21.王清容.(2020).中国绿色金融的特点和未来展望. 中国银行业(Z1),106-108. doi:CNKI:SUN:ZGBK.0.2020-Z1-035.

22.王兴帅 & 王波.(2019).绿色金融发展创新:韩国实践经验与启示. 生态经济(05),82-87. doi:CNKI:SUN:STJJ.0.2019-05-016.

23.王珏珂.(2021).我国绿色金融发展现状、问题与对策. 企业科技与发展(03),134-135+138. doi:CNKI:SUN:ZXQK.0.2021-03-051.

24.Ye-eun, J., 2021. Korea Investment’s ESG fixed income fund raises W1.5tr. [online] The Korea Herald. Available at:.

25.叶楠.(2018).中日韩碳排放权交易体系链接的评估与路径探讨. 东北亚论坛(02),116-126+128. doi:10.13654/j.cnki.naf.2018.02.009.

26.袁雅婷 & 方磊(2020-11-30).韩国:“绿色金融”推动经济复苏.中国银行保险报,008.

27.国际能源网. 2020. 韩国启动立法程序拟禁止对海外煤电项目投资. [online] Available at:.

28.张盟.(2021).我国绿色金融发展的现状分析及建议.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下旬刊)(01),65-66. doi:CNKI:SUN:ZXQX.0.2021-01-030.

作者:

王瑜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毛倩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研究员

原创声明

如需转载、引用本文观点,请注明出处为“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


新媒体编辑:蒙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