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绿金院

  • 绿金委

王珂礼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家专栏 > 王珂礼 > 正文

简析新冠疫情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3-03作者: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们指出,如果以2003年SARS对经济影响为标准,并假设疫情将在未来几周内得到控制,2020年中国经济整体来讲将不会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但会一定程度上造成经济、贸易以及对外投资损失。然而,虽然新冠疫情已逐渐趋于稳定,但是人们对新冠疫情带来的不良经济影响的担忧却越来越严重。

一、新冠疫情可能给“一带一路”国家带来的经济风险及抗风险建议

(一)疫情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带来经济风险

在疫情不断得到控制的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新冠疫情经济影响的担忧缺在加剧。这些担忧主要包括:

- 需求减少,出口放缓

- 供应链中断,产生涓滴效应

- 商品价格下跌,对进口资源的国家产生积极影响,对主要出口商品的国家产生消极影响

此外,还有一些人担心疫情可能带来的间接影响,例如公司由于收入不足而增加的破产风险等。不仅如此,尽管目前许多“一带一路”国家的新冠疫情病例较少,但许多“一带一路”国家的卫生保健系统不完善,对疫情缺乏控制能力,一旦新冠疫情传播到任何一个该类型的国家,都将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二)增强“一带一路”国家经济抗风险能力的建议

通过分析来自“一带一路”国家有关媒体的报道,我们发现,各国舆论均表示,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动荡,东南亚国家和化石燃料出口国经济将有可能面临风险。针对这一备受关注的风险,我们建议相关国家采取以下措施,以增强抗风险能力,减轻民众对国家经济发展的担忧。

1. 各国央行应降低再融资利率;

2. 监管机构应介入并支持绿色增长和经济多样化,以减少对化石燃料出口的依赖;

3. 多边开发银行和捐助者应调动资金,支持陷入困境的经济体;

4. 非政府组织和世卫组织应继续加强卫生保健和应急系统,以避免新冠疫情爆发

二、国别分析举例 - 新冠疫情可能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带来的影响

(一)越南

中国是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占越南出口总额的19%,金额达491亿美元,其次美国占17.66%,日本占6.67%。仅在2019年,中国对越南的投资就高达约14亿美元。通过对能源(尤其是替代能源)的投资,中国一直在支持越南的经济。这类投资减少将对越南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越南对中国的出口可能减少4亿至6亿美元,相当于5-8%,这取决于疫情的变化。因此,据估计,如果疫情在2020年第一季度得到控制,越南的GDP年增长率将下降0.5%至6.3%。如果疫情在2020年第二季度得到控制,预计GDP增速将下降0.7%左右。越南规划和投资部长Nguyễn Chi Dũng认为,“这将很难在2020年实现社会经济发展目标。在2020年达到6.8%的GDP增长率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在越南的跨国公司,包括一些大型中国公司都已经开始在追求供应链的多样化,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越南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特别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跨国公司都在加快对越南本土生产设施的投资,这对越南国内经济的发展有着正面影响,越南有可能成为供应链去风险的长期赢家。[1]

(二)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的经济增长在2019年呈现下降趋势,从2018年的5.17%下降到2019年的5.07%。中国是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对印尼出口的贡献为13.8%,即250亿美元,美国10.8%紧随其后,以及日本10%。中国对印尼出口贸易的变化将对印尼经济造成影响。旅游业也是印尼经济中一大重要支柱(占其出口总量的6%)。像巴厘岛等目的地是中国游客最喜欢和最容易到达的旅游目的地之一。2018年,中国游客已经占到印尼游客总数的13%。新冠疫情对印尼的旅游业发展将造成直接的影响。

疫情对印尼经济间接不良影响体现在化石能源和农产品出口上。煤炭和棕榈油出口是旅游业以外印尼另外两大支柱产业。新冠疫情可能导致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将对印尼的化石能源和农产品出口行业造成冲击。在经济持续放缓的潜在压力下,连任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可能会推行不受欢迎的劳动力市场改革,这可能导致一定程度上的社会动荡。[2]

2019年,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印尼是中国对外投资最多的国家,投资额约80亿美元,其中主要投向了化石能源和钢铁领域。这些领域投资额的降低可能会给印尼经济带来一定损害,但另一方面,可能有助于与印尼碳排放的减少。

(三)马来西亚

有研究通过比较2003年SARS病毒和2020年新冠疫情对的经济影响,得出新冠疫情对马来西亚经济的影响将是有限的结论,2020年马来西亚GDP增长4.3%的预测仍未改变。但如果目前的情况进一步恶化,马来西亚爆发新冠疫情有可能使GDP年增长率减少约0.2%。[3]

然而,当考虑到马来西亚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时,情况就不同了:到目前为止,中国是马来西亚出口产品的最大买家,约占马来西亚对外出口贸易额的19%,其次是美国(13%)和新加坡(11.8%)。马来西亚超过50%的对华出口是电子产品,其次是化石燃料产品。如果由于经济下滑或供应链中断导致中国对这些产品的进口贸易放缓,马来西亚的经济将受到较大影响。与该地区其他国家一样,旅游业也会因游客数量下降受到冲击。中国游客占马来西亚所有外来游客总数的10%以上。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马来西亚在2019年获得了约7.8亿美元的“一带一路”投资,很大一部分用于了能源和交通领域。然而,这些投资相对于马来西亚的全部外国直接投资总和而言是相当小的一部分,因此,在接受中国的直接投资方面,相比于东南亚其他国家,马来西亚受到的影响没那么严重。

(四)菲律宾

过去几年,与东南亚其他地区相比,菲律宾的经济增长相对强劲。2018年菲律宾GDP增速达6%,印尼为5%,马来西亚为4.7%。有学者估计,如果新冠疫情按当前态势发展并得到控制,菲律宾的GDP增速下降可能会控制在0.1%以下;如果疫情要发展到6月才能能够得到完全控制,下降比例则会达到0.3%,如果直到年底才能控制住疫情,这个比例会达到0.7%。菲律宾最为脆弱的经济领域是旅游业(约占GDP的5%)和房地产。中国开发商和买家正构成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境外赌博似乎也成为依赖中国资金的一大市场。[4]

然而,如果更深入地研究这些问题,就会发现中国的疫情给菲律宾造成的影响比想象的要大。中国是菲律宾的主要出口国,特别是在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领域,分别占菲律宾对华出口贸易总额的45%和25%。在投资方面,菲律宾是2019年中国“一带一路”十大投资目的国之一,投资额约为33亿美元。中国在菲律宾投资的领域包括能源和技术,因此若中国因疫情对菲律宾投资减少将直接影响菲律宾经济。

(五)斯里兰卡

与许多邻国相比,斯里兰卡对中国的依赖较小。中国仅占斯里兰卡出口总额的4%,进口总额的20%。然而,但像贵金属矿石、鞋类和其他基本金属等少数产品可能会受到较大冲击。中国占这些商品出口总额的20%以上。另一方面,如果中国不尽快恢复供应链,斯里兰卡可能难以进口其出口产品所需的原材料,这对其经济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此外,斯里兰卡旅游业也会受到疫情影响。2019年,中国游客占斯里兰卡游客总数的10%,仅次于印度,位居第二。但目前为止,疫情并未对旅游业造成严重影响。2020年1月,中国入境游客仅比前一年下降了6%。[5]

从更深层的数据来看,斯里兰卡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全球航运行业的下行,因为该国的汉班托塔港和航运业都越来越依赖全球出口。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中国在2019年对斯里兰卡的投资金额大约3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投向了水电,中国投资的减小并不对对斯里兰卡造成严重影响。

(六)尼泊尔

尼泊尔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较低,对华出口仅占总出口额的3%,相比之下,印度占53%,美国占12%。然而,尼泊尔的旅游业依赖于中国游客和商务旅客。在尼泊尔110万游客中,有15.3万是中国人。由于疫情爆发,旅游业发展受到冲击,这可能导致中国和尼泊尔之间的客运量大幅下降。与此同时,因为疫情爆发后的边境限制,两国之间的贸易也面临风险。[6]

外国直接投资方面,尼泊尔2019年接受的来自中国的投资只有2.7亿美元左右,不属于“一带一路”最大的投资的目的国之一,中国对外投资规模的变化不太可能对尼泊尔经济产生太大影响。

(七)土耳其

与其他“一带一路”国家相比,土耳其经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较低。只有大约2%的出口货物运往中国,相比之下,德国和英国分别为10%和6%。土耳其对中国的出口主要是矿石,短期内可能会受到中国建筑业放缓的影响,但中长期则会受益于中国疫情后可能做出的经济刺激计划。根据其他消息来源,新冠疫情可能对土耳其经济产生积极影响,但从长期来看,它依旧会带来风险。短期内,中国对铁或石油的需求越少,贸易商品价格的跌幅就越大,作为贸易商品进口国的土耳其可能会从中受益。此外,一些土耳其商品,如纺织品,可能会在外贸中更受欢迎,旅游业和医疗业也可能受益。然而,长期而言,中国经济的周期性放缓将对向中国出售技术和发动机的欧盟国家产生负面影响。如果欧盟经济陷入困境,土耳其也会陷入困境,因为其主要出口市场是欧盟,占比达50%。[7]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土耳其仅2019年就收到中国20多亿美元的“一带一路”投资,其中一半以上投向化石燃料投资。这类投资的减少可能会损害经济,但暂缓的建设计划会有利于减缓气候变化。

(八)波兰

波兰经济并不直接依赖中国,只有1.5%的商品出口到中国,(相比之下,出口到德国的比例为27%)。然而,其制造业发展则依靠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中国进口商品占其进口商品总额的10%。因此,来自中国的任何供应链中断都可能对波兰经济产生影响。一些学者担心,在极端悲观的情况下,波兰GDP将在2020年下降1.5%。[8]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波兰2019年收到中国投资约2.9亿美元。由于这只占波兰外国直接投资的一小部分,因此,如果中国的对外投资因新冠疫情而发生变化,波兰在这方面所受的影响很小。

(九)俄罗斯

俄罗斯的最大出口市场是中国,占俄罗斯出口贸易总额的18%,其次是德国(12%)和美国(5%)。与很多人设想的不同,化石燃料仅占俄罗斯对中国出口商品总额的0.63%,而机械却占到26%,纺织品高达占20%。然而,由于俄罗斯整体经济严重依赖石油,经济放缓对油价的影响将对俄罗斯整体经济产生直接影响。事实上,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石油价格在1月份有所下降。中国也是俄罗斯最大的游客“供应国”,疫情期间俄罗斯至少损失了130万中国游客。但另一方面,俄罗斯的制药公司和药房在疫情爆发期间由此获利。[9]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俄罗斯是“一带一路”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国,投资总额达75亿美元。这些投资主要流向矿物燃料、能源和化学品产业。

十)哈萨克斯坦

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动荡,哈萨克斯坦经济将面临巨大的风险(包括直接风险和间接风险)。中国是哈萨克斯坦的主要贸易伙伴,占其出口的13.4%(其次是俄罗斯10.2%,法国8.6%)。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特别依赖化石燃料和矿石。该国国内市场的需求和价格都高度依赖全球经济增长态势。中国经济放缓导致的全球市场需求下降会直接影响哈萨克斯坦的出口商品价值。因此,有报告指出,“哈萨克斯坦是新冠疫情经济影响中最为脆弱的国家之一”。[10]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哈萨克斯坦在2019年从中国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投资,特别是在道路运输和农业方面。因此,中国投资的减少会对哈萨克斯坦造成严重影响。

(十一)乌克兰

中国的新冠疫情对乌克兰经济的直接影响是较小的。目前,乌克兰对中国的出口仅占4.6%,相比之下,对俄罗斯的出口占近9%,对意大利和波兰的出口占5.6%。此外,由于乌克兰向中国出口的大部分是农产品,如果中国由于其自身农业部门的问题或中美贸易战而导致粮食产量下降,这些出口甚至可能会增加。因此,目前的研究表明,乌克兰经济不会受到中国当前形势的任何负面影响。对旅游业的影响不会对乌克兰经济产生影响,因为它只占GDP的2%。[11]

乌克兰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来自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下降。在2019年,乌克兰从中国获得了近13亿美元的投资,替代能源领域从中受益很多。

(十二)南非

南非经济在2019年依然低迷,较上一年度仅增长了0.8%。新冠疫情可能加剧人们对该国经济衰退的担忧。南非对华出口约占南非出口总额的18%,其次两大出口国分别是德国(13%)和美国(6%),因此,中国对南非产品需求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南非产生巨大影响。由于新冠疫情,南非兰特(ZAR)持续贬值。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南非虽然是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在2019年中国并未对南非有重大投资。因此,在这方面南非收到的影响倒是比较小。[12]

(十三)肯尼亚

当前,肯尼亚当局已经对港口采取了疾病防控措施,以确保货物、船只和船员不被新冠疫情所影响,然而这却给进出口贸易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时间延误。从这个角度出发,有学者担心肯尼亚经济可能受到中国经济停滞的影响。[13]

然而,从总体上看,中国仅占肯尼亚出口的2.5%,而肯尼亚的大部分出口都流向了乌干达、巴基斯坦和英国。

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肯尼亚经济面临的风险似乎更高。2019年,中国投资者向肯尼亚经济投资了约13亿美元,主要投向于交通方面,如公路和铁路等,中国直接投资的减少很可能会影响这些领域的发展。

(十四)乌干达

由于乌干达对中国出口仅有1%,新冠疫情对与中乌贸易的直接影响并不严重。外国直接投资方面,中国在2019年仅向乌干达投资了4.3亿美元,因此,中国投资放缓的后果也并非很严重。

然而,乌干达的经济目前不仅面临着来自新冠疫情潜在影响,该国同时还遭受着蝗虫的肆虐,这些蝗虫正在吞噬全国各地的农产品,该国60%的经济依赖于农业出口这对乌干达的经济来说是灾难性的。对于疫情,乌干达最为担心的是医疗系统可能无法应对新冠疫情的爆发。[14]

(十五)尼日利亚

由于新冠疫情爆发,石油价格暴跌,而该国90%的出口依赖于原油,尼日利亚经济面临风险。因此,预测2020年,尼日利亚的经济增长率只有2%,而不是之前预测的2.5%。新冠疫情的爆发抑制了中国对原油的需求,导致今年油价下跌近13%,低于尼日利亚政府在2020年预算中预测的每桶57美元。[15]

在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方面,尼日利亚不如其他“一带一路”国家所受影响严重。中国2019年在尼日利亚投资约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用在了航运上。

资料来源

BRI investment data: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2020

Trade data: Atlas of Global Complexit, Harvard University, 2020

附注

1.https://www.thestar.com.my/news/regional/2020/02/08/vietnam-gives-two-scenarios-for-economic-growth-amid-impact-of-coronavirus

2.https://asia.nikkei.com/Economy/Coronavirus-threatens-Indonesia-outlook-as-growth-slows-in-2019

3.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20/02/06/limited-impact-from-coronavirus-on-malaysias-economy

4.https://www.thestar.com.my/news/regional/2020/02/08/philippines-braced-for-major-blow-to-economy-amid-coronavirus-scare

5.http://www.ips.lk/talkingeconomics/2020/02/13/coronavirus-epidemic-and-chinas-slowdown-economic-impact-on-sri-lanka/

6.https://www.spotlightnepal.com/2020/02/10/coronavirus-tourism-hit-hard/

7.https://www.aa.com.tr/en/economy/coronavirus-infects-global-economy-with-uncertainty/1719754

8.https://wbj.pl/polish-gdp-may-drop-by-15pp-due-to-coronavirus/post/126074

9.https://www.rbth.com/business/331683-coronavirus-affecting-russias-economy

10.https://akipress.com/news:635153:Kazakhstan_among_%E2%80%98most_vulnerable%E2%80%99_countries_to_economic_losses_because_of_coronavirus/

11.https://www.apkinform.com/en/news/1507817

12.https://www.exchangerates.org.uk/news/28605/2020-02-16-south-african-rand-forecast-coronavirus-uncertainty-drives-volatility-in-zar-rates.html

13.https://www.newvision.co.ug/new_vision/news/1515274/china-coronavirus-global-economy-east-africa

14.https://www.newvision.co.ug/new_vision/news/1514663/coronavirus-potential-economic-shock

15.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2-17/imf-cuts-nigeria-gdp-forecast-to-2-as-coronavirus-hits-oil

作者:

Christoph Nedopil Wang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绿色“一带一路”研究室负责人

祁亦玮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