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绿金院

  • 绿金委

徐洪峰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家专栏 > 徐洪峰 > 正文

《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摘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的“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合作

发布时间:2020-02-26作者: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是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之后,由中国主导设立的又一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2013年3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期间,决定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2014年7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期间,金砖国家财长签署了成立金砖开发银行的协议。2015年7月,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更名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并在中国上海举行了开业仪式。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500亿美元,每个金砖国家认缴100亿美元,实缴比例20%,分7年缴清。[1]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设立目的旨在为金砖国家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可持续发展项目筹措资金。清洁能源、交通、水资源和污水处理、城市发展和环境保护等领域是其贷款主要方向。[2] 截至2019年3月,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已参与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相关融资项目10个,项目所在国涵盖中国、印度、巴西、南非、俄罗斯全部五个金砖国家,而上述五国也是“一带一路”倡议建设的主要参与国家。项目涉及领域方面,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融资项目不仅有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还包括与可再生能源电力项目配套、增加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能力的电网项目(如表1所示)。

表1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的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截至2019年3月)[3]

 

undefined

数据来源: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官网

一、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中国可再生能源融资

中国共有上海临港分布式太阳能发电、莆田平海湾海上风电场、广东粤电阳江海上风电、江西省天然气管网工程建设四个项目获得了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项目融资(如图1所示)。

上海临港分布式太阳能发电项目总投资7.5亿人民币,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5.25亿人民币。项目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计划安装100兆瓦的屋顶太阳能光伏发电设施,每年可减少7.3万吨碳排放,所发电力除自用外,剩余并网销售给国家电网。[4]莆田平海湾海上风电场项目总投资49.6亿人民币,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20亿人民币。项目计划在莆田市平海湾安装700兆瓦海上风电设施,预计每年可生产清洁电力8.73亿千瓦时。[5]广东粤电阳江海上风电项目投资60亿人民币,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20亿人民币。项目计划在阳江浅水区建设300兆瓦海上风电设施,每年可节约煤炭消耗24.72万吨。[6]除上述风电和光伏项目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还为江西省天然气管网工程项目提供了融资支持,该项目总投资13.28亿美元,其中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4亿美元。[7]项目承接川气东送、西气东输二线入赣天然气,以川气东送、西气东输二线、三线在江西境内分输站为起点,建设至各设区市中心城市、县(市、区)中心城市及工业园区的管网及场站。

undefined

图1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的中国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项目(截至2019年3月)

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南非可再生能源融资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对南非提供融资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包括南非国家电力公司设施项目、南非开发银行温室气体减排和能源领域发展项目,以及南非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项目(如图2所示)。南非国家电力公司设施项目旨在提升南非可再生能源配套电网消纳能力,为可再生能源独立发电商提供更好的并网条件,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为该项目提供融资1.8亿美元。[9]南非开发银行温室气体减排和能源领域发展项目融资额3亿美元,主要通过南非开发银行向南非境内的风电、太阳能发电和生物质发电项目提供转贷。[10]此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为南非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项目提供融资11.5亿南非兰特,该项目主要通过南非工业发展集团(IDC)向本国风电、太阳能发电和生物质发电项目提供转贷。[11]

undefined

图2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的南非可再生能源项目(截至2019年3月)

三、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印度、巴西、俄罗斯可再生能源融资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印度、巴西、俄罗斯参与融资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有印度卡纳拉可再生能源项目、巴西可再生能源及输配设施项目,以及俄罗斯北方水电项目(如图3所示)。印度卡纳拉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额2.5亿美元,该项目通过印度卡纳拉银行的可再生能源融资计划向风电、太阳能发电、小水电、生物质能发电、地热能发电等数个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转贷。[12]巴西可再生能源及输配设施项目融资额3亿美元,主要通过巴西国家开发银行(BNDES)转贷支持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13]俄罗斯北方水电项目融资额1亿美元,项目内容包括修建一座小型水坝和两座总装机容量49.8 兆瓦的水电站,以及配套的输电线路。[14]

undefined

图3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提供融资的印度、巴西、俄罗斯可再生能源项目(截至2019年3月)

四、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融资分析

首先,从融资规模看,在2015年7月至2019年3月期间,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共批复10个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相关融资项目,总批复融资金额共计约22.64亿美元。单个项目融资金额自0.76亿美元到4亿美元不等,半数项目融资规模在2.5-3亿美元之间,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相比,单个项目融资规模较大。2016年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项目批准的爆发期,一年期间有5个国家共6个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获得批复,总计批复金额约11.95亿美元。但在2016年之后,获批项目数量明显减少,2017年无项目获得批复,2018年共2个项目,总计6.89亿美元;2019年2个项目,共3.8亿美元。(如图4所示)

undefined

图4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年度参与的可再生能源融资额(单位:亿美元)(截至2019年3月)

其次,从国别看,中国共有四个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项目获得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融资支持,成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批复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融资项目最多、融资金额最多的金砖国家,总融资金额约10.54亿美元,占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总批复金额的47%。南非仅次于中国,共3个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融资项目获得融资支持,总融资金额约5.6亿美元,巴西和印度各有1个再生能源项目获得融资支持,分别为3亿美元和2.5亿美元。俄罗斯是三年间获得项目融资金额最少的国家,只有1个项目获得1亿美元融资(如图5所示)。

undefined

图5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可再生能源融资国别投向(截至2019年3月)

第三,从融资方式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部分项目上以转贷的方式,通过当地金融机构间接给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支持,例如通过南非开发银行转贷,为该国温室气体减排和能源项目提供资金,通过印度卡纳拉银行,为当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除此之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还直接参与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例如中国上海临港分布式太阳能发电项目和俄罗斯北方水电项目,皆由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参与融资,两个项目分别在上海建设100兆瓦的屋顶太阳能光伏发电设施,在俄罗斯建设一座小型水坝和总装机容量49.8兆瓦的两座水电站及相关输配设施。

第四,从细分领域看,受不同国家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和当地政策影响,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各国参与的可再生能源领域不尽相同。例如在中国,该行主要对太阳能、风能项目进行融资;在俄罗斯重点发展能源效率,为水能开发项目融资。

在过去三年中,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关注重点主要在城镇化和公共交通,其项目主要涉及铁路、地铁等领域。虽然对可再生能源项目有一定支持,但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相比,无论项目总量、还是投融资规模还是项目领域方面均有拓展空间。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为例,2014年10月至2019年4月,亚投行批准包括清洁能源在内的能源类项目13个,融资额27.05亿美元[15],项目数量和融资规模均大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

近两年来,为应对气候变化,缓解由于化石能源过度使用造成的环境破坏,且随着可持续发展意识不断升级,世界各国纷纷采取措施改善能源结构,提高能源效率,大力扶持可再生能源发展。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从2016年的2017吉瓦上升至2018年的2378吉瓦。同时,金砖国家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在过去三年间也有显著上升,从2016年的832吉瓦上升至2018年的1040吉瓦。金砖国家可再生能源装机量全球占比也从2016年的41.2%上升至2018年的43.7%(如图6所示)。

undefined

图6 金砖国家及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单位:吉瓦)(截至2019年3月)

中国作为金砖国家成员,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突出,2016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564吉瓦,占当年金砖国家总装机量的67.8%,占全球总量的27.8%。到2018年时,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达727吉瓦,占当年金砖国家总装机量的70%,占全球总量的30.6%。此外,巴西和印度的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也较为可观,2018年装机总量均占全球总量的5%左右。俄罗斯和南非占比与其他金砖国家相比差距较大,但装机容量也在逐年增加。因此,未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对可再生能源的融资参与和支持有望进一步增加。

附注

[1]New Development Bank.Annual Report 2017[R].NDB,2018.

[2]人民网.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年会关注可持续发展[EB\OL].(2019-4-2).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9/0402/c1002-31009097.html.

[3]New Development Bank. Projects[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projects/list-of-all-projects/.

[4]New Development Bank. LINGANG DISTRIBUTED SOLAR POWER PROJECT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lingang-china/.

[5]New Development Bank. PUTIAN PINGHAI BAY OFFSHORE WIND POWER PROJECT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pinghai-china/

[6]New Development Bank. GUANGDONG YUDEAN YANGJIANG SHAPA OFFSHORE WIND POWER PROJECT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guangdong-yudean-yangjiang-shapa-offshore-wind-power-project/.

[7]New Development Bank. JIANGXI NATURAL GAS TRANSMISSION SYSTEM DEVELOPMENT PROJECT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jiangxi-natural-gas-transmission-system-development-project/.

[8]江西省财政厅. 钟心平在2018年欢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项目考察团上的致词[EB\OL].(2018-8-7). http://www.jxf.gov.cn/JxfShowViews_pid_2c9097036512bd4c016513a1eb380033.shtml.

[9]New Development Bank. PROJECT FINANCE FACILITY FOR ESKOM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eskom-south-africa/.

[10]New Development Bank.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REDUCTION AND ENERGY SECTOR DEVELOPMENT PROJECT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dbsa-south-africa-2/.

[11]New Development Bank. RENEWABLE ENERGY SECTOR DEVELOPMENT PROJECT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renewable-energy-sector-development-project/.

[12]New Development Bank. CANARA RENEWABLE ENERGY FINANCING SCHEME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canara-india/.

[13]New Development Bank. FINANCING OF RENEWABLE ENERGY PROJECTS AND ASSOCIATED TRANSMISSION (BNDES)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bndes-brazil/.

[14]New Development Bank.TWO LOANS TO EDB AND IIB FOR NORD-HYDRO [EB\OL].[2019-6-2]. https://www.ndb.int/edbiib-russia/.

[15]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pproved Projects [EB\OL].(2019-1).https://www.aiib.org/en/projects/approved/index.html.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杜晋叶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