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解读】绿色金融标准化的实践路径——从《金融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谈起

时间:2017-06-12 来源: 作者: 夏晗玮 王遥

       2017年6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国家标准委联合发布了《金融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银发〔2017〕115号)(以下简称《规划》),这是继2015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2015年3月26日国务院发布《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4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节能标准化工作的意见》、8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贯彻实施〈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行动计划(2015-2016年)的通知》后,国家金融监管机构首次联合积极落实国家有关标准化工作文件精神,落实深化国家标准化工作改革,配合国家标准化工作布局的重要举措,对于加强国家标准化体系建设是非常迫切和必要的。


       就内容而言,《规划》包含“突出一条主线、克服四大挑战、坚持四项原则、部署四大任务、建设四大标准、实施五大工程,强化五大保障”。


      “一条主线”即充分发挥标准化在促进国家金融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作用。


      “四大挑战”即全面深化改革向金融业标准化建设提出新要求、金融创新对金融业标准化提出新挑战、关注公共利益成为金融业标准化重点和金融业双向开放指明金融业标准化新方向。


      “四项原则”即需求引领、创新驱动、统筹协调和注重实效。


      “四大任务”是建立新型金融业标准体系、强化金融业标准实施、建立金融业标准监督评估体系和持续推进金融国际标准化。


      “四大标准”是金融产品与服务标准、金融基础设施标准、金融统计标准和金融监管与风险防控标准。


      “五大工程”包括金融风险防控标准化工程、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互联网金融标准化工程、金融标准认证体系建设工程和金融标准化基础能力建设工程。


      “五大保障”是从强化统筹协调、完善政策支持、发挥行业协会作用、加强人才培养、发挥基层行业主管部门主管能动性等五方面提出了保障措施,强调强化各部门、各领域之间的协调配合,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加大投入,健全完善激励机制等。


       《规划》的发布充分体现了我国金融监管机构对于金融业标准化工作的重视,将金融业标准化工作作为全面深化改革、金融创新、关注公共利益和金融业双向开放的重要保障。



基于金融业发展现状和可行性考量设立发展目标

        2020年发展目标的确定,是基于金融业发展现状和可行性的考量,从标准体系、标准化效益、标准化基础、标准国际化水平四个方面定性与定量相结合设定了七大发展目标。


        在标准体系方面,提出了三个定量指标:一是制定、修订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110项以上;二是标准平均制定周期控制在24个月以内;三是推动3个以上金融业社会团体发布团体标准。


        在标准化效益方面,提出了两个指标:一是国家重点金融业企业建立企业标准体系的比例显著提高;二是新发布的重点金融业国家标准开展质量及效益评估的比例达到50%以上。


        在标准化基础方面,提出要基本建立分工明确、协调有序、高效运作的金融业标准化管理机制。


        在标准国际化水平方面,提出了要主导研制金融业国际标准取得实质性突破。


推动“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建设任重而道远

 

        2016年8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七部委下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下文称《指导意见》)将绿色金融体系提升为国家战略,对培育新增长点,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绿色项目,降低融资门槛,促进经济健康发展有着深远的意义。2017年6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五部委发布《金融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五大工程”中,“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位于第二位,可见其重要地位。


        虽然《指导意见》中,绿色金融体系为政府、社会资本各参与方提供了不同品种的绿色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并从操作层面进行了基本要素的搭建,但“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是首次提出。“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的建设将为我国绿色金融的健康有序发展提供更全面的保障,比如更加健全的标准化体制机制,更加高效的标准服务、形成有标可循的规范市场、有标可保的公共利益,有标引领的创新驱动,有标支撑的转型升级。同时,绿色金融标准化的建立将使我国在绿色金融方面的国际影响力和贡献力大幅提升,使我国在国际绿色金融领域继续起到引领作用。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七部委下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的建设应以《指导意见》为基础,对包含但不限于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绿色股票指数和相关产品、绿色保险和环境权益类等金融工具,对环境信息披露、绿色项目核查认证、环境压力测试、环境信用评级等方法学进行标准化规范。


        不过,在推动“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 建立中,目前存在着几个问题,具体如下:


        一是认知度较低。当前,我国绿色金融市场刚起步,金融业对标准体系建设重要性的认识有待提高,部分金融机构对标准化在促进产业发展,提升规模效应和提高市场竞争能力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没有清晰的认知。同时,没有认识到标准化是成为衡量绿色金融产品、绿色金融服务发展水平的重要标杆,是赢得国际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二是投入少。目前,金融机构从事标准化工作的人员不足,有的金融机构没有设立专门从事标准化工作的部门。对绿色金融标准化的研究、制定及宣传工作缺少前期投入,造成金融机构标准化工作基础薄弱、资源匮乏。


       三是人才匮乏。我国绿色金融的发展现处于起步阶段,从业人员少。同时,标准化体系建设是智力密集型工作,对专业技术和知识结构要求高。面对全球标准化快速发展的趋势和国内不断增长的标准化工作需求,我国金融标准化人才明显匮乏,尤其是既懂绿色金融又通标准化知识的复合型人才,以及具有国际标准化视野,能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的高级别人才。


       由此看来,在推动建立“绿色金融标准化工程”过程中,具体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 界定标准范围,建立监督机制


       1.优化完善推荐性标准,合理界定绿色金融领域各层级推荐性标准的制定范围。


      2.培育发展团体标准。鼓励具备相应能力的学会、协会、商会、联合会等社会组织、行业协会和学术机构协调相关市场主体,共同制定满足市场和创新需要的标准,供市场自愿选用,增加标准的有效供给。特别是充分发挥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制定绿色金融标准的能力。


       3.强化健全以行政管理和行政执法为主要形式的强制性标准监督机制,强化依据标准监管,保证强制性标准得到严格执行。建立完善标准符合性监测、监督抽查、认证等推荐性标准监督机制,强化推荐性标准制定主体的实施责任。以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为依托,建立团体标准监督机制,发挥市场对团体标准的优胜劣汰作用。


      (二) 明确市场导向,强调主体作用


      1、坚持“放、管、治”相结合,发挥市场对绿色金融标准化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激活市场主体活力。建立绿色金融标准化共治新格局,调动各市场主体积极性,强化社会监督作用,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相结合。政府主导与市场自主制定的标准协同发展、协调配套。


       2.充分发挥金融机构主体在绿色金融标准实施中的作用。金融机构要建立促进绿色金融发展和适应市场竞争需要的金融机构标准化工作机制。根据绿色金融市场发展和机构经营目标的需要,建立健全以绿色金融标准为主体,包括市场行为标准和业务开展标准的金融机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并适应客户、市场需求,保持金融机构所用绿色金融标准的先进性和适用性。

    

      (三) 完善绿色金融标准化管理


      1.规范制定流程、提升审批效率、提高指标水平。提高标准制定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保证标准的科学性和公正性;优化标准审批流程,落实标准复查要求,缩短标准制定周期,加快标准更新速度;通过加强标准验证能力建设,提高标准技术指标的先进性、准确性和可靠性。


      2.完善标准实施推进机制,做好宣传、规范解释、试点示范、完善统计。绿色金融标准出台的同时要同步发布绿色金融标准实施方案和释义,组织好标准宣传;健全标准解释机制;推进并规范标准化试点示范;建立完善标准化统计制度。


      3.建立绿色金融标准实施的监督和评估制度。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各行业主管部门组织开展重要标准实施情况监督检查,开展标准实施效果评价。各地区、各部门配合上级部门就重要行业、地方绿色金融标准实施情况组织开展监督检查和评估。完善标准实施信息反馈渠道,强化对反馈信息的分类处理。


      4.建立标准实施的社会监督。进一步畅通标准化投诉举报渠道,充分发挥新闻媒体、社会组织和消费者对标准实施情况的监督作用。加强标准化社会教育,强化标准意识,调动社会公众积极性,共同监督标准实施。


      (四) 夯实标准化基础


      1.加强绿色金融标准化人才培养。加强标准化专业人才、绿色金融与标准化复合人才的培养与培训,以满足绿色金融标准化人才需求。


      2.以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为基础,建立绿色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增强绿色金融标准化委员会成员的广泛性、代表性、广泛吸纳行业、地方和产业联盟代表。


      (五) 坚持与国际接轨,深化国际合作


      1.吸纳各方力量,加强标准出口工作。加大国际绿色金融相关标准的跟踪、评估力度。

    

      2.深化标准化国际合作。积极发挥绿色金融标准化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服务支撑作用,促进沿线国家在绿色金融领域内的广泛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