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IIGF观点 | 我国森林康养产业的融资制约与建议

时间:2019-05-11 来源: 作者:

森林康养产业是以森林生态环境为基础,以促进人民健康为目的,利用森林生态资源、景观资源、食药资源和文化资源,并与医学、旅游、养生和养老有机融合,开展保健养生、康复疗养、健康养老的可持续性产业,是健康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森林康养产业,有利于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和可持续性发展规划,有利于科学合理利用森林资源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有利于推进林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健康需求。促进森林康养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必须立足市场需求,以产权为基础,加大金融支持力度,拓宽投融资渠道。


一、森林康养产业的基本特点


森林康养产业主要依托森林、湿地、荒漠和生物多样性等林业资源从事健康服务的经济活动。2019年3月6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意见》(林改发〔2019〕20号,以下简称20号文),文件明确提出森林康养产业的概念,并联合出台了系列扶持措施。森林产业具有以下基本特点:


1、可持续性。今年2月1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印发<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的通知》(发改环资【2019】293号),其解释说明里列明“4.1.10 森林游憩和康养产业依托森林、草地、湿地、荒漠和野生动物植物资源等,开展游 览观光、休闲体验、文化体育、健康养生等活动”。森林康养产业向社会提供基础性健康产品和服务,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可持续性的基础产业。丰富的木竹制品、经济林产品、绿化苗木、花卉、林副产品等绿色产品,满足了人们的健康需要。


2、碳汇性。森林康养的主要方式是通过森林的自然资源,进行康复服务。森林是陆地上最大的储碳库和最经济的吸碳器,对于维护地球碳平衡和保障人类生存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据测算,森林蓄积量每增加1立方米,平均可吸收1.83吨二氧化碳,释放1.62吨氧气,我国森林植被总碳储量约为84.27亿吨。森林康养产业通过加大投入和良性循环,客观上增加木质林产品供给,也是增加重要的储碳库,可以长期固碳,促进低碳产业,对于节能减排和发展低碳经济意义重大。


3、循环性。森林康养产业以林业资源为依托,森林通过光合作用,参与自然生态系统物质循环,吸收二氧化碳和释放氧气,人类康养则充分利用自然资源,促进循环。森林具有可再生、可降解与可循环利用的特点,以森林木材为原料建成的康养场所后,森林康养业提供的景观生态资源可供人们重复循环持久享用。人类呼出的二氧化碳又可被森林吸收,某些废弃物也可经加工后被林地利用。森林康养产业通过循环经济的发展模式,以高效的创新体系为林业产业和健康产业共同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4、综合性。森林康养产业涉及到诸多生产部门和服务领域,具有很强的综合性。森林康养产业渗透到森林培育等第一产业、木材及林产品加工等第二产业和生态旅游等第三产业,具有多次产业组合和产业门类的特性。森林康养产业涉及森林、湿地与荒漠系统和各类生物,具有景观多样性、系统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遗传多样性。森林生态系统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库、生物库和基因库,提供了生物生存的多样化环境,向社会提供了生态、物质和文化等多样化健康服务产品。森林康养产业经营主体涉及企业、农村合作组织、家庭林场、专业大户、个体等多种组织类型。


二、森林康养产业的融资制约


为了协同推进我国森林健康产业的快速发展,20号文提出“创新机制模式,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等方式支持引导经营主体投资发展森林康养产业。各地可探索建立政府引导基金,以融资担保、贷款贴息、项目奖补等方式,大力培育森林康养龙头企业,鼓励贫困地区发展森林康养产业。”但是,我国森林康养产业在融资方面受到诸多制约,主要制约因素如下:


1、贷款融资难抵押。多数林业贷款均以自身林权作为抵押物,林业资源作为抵押物的内在风险,减弱了金融机构有效信贷投放力度,使银行的积极性不高。一方面,林业产业受自然环境影响,不确定因素较多,而且生产周期长,导致林业生产资金的循环周期长,因此其风险性相应较高;另一方面,林业资源作为抵押物变现能力较差,主要是林木的采伐必须符合国家规定的采伐条件,其变现能力难度较高。


2、信贷投放风险高。银行对林业的信用评定主要是通过银行自行拟定的调查资料,下发林业经营单位自行填写,增加了信息的随意性和主观性,增加贷款违约风险。另外,缺乏具备林产评估资质的专业信用评估师,评估公司内部管理缺乏规范和监督,信用评定规范,对于信用评估行为存在随意性等实际困难,使得信贷投放风险偏高,也一定程度直接影响了各金融机构开办林贷的积极性。


3、林业贷款成本高。一方面,政府倡导金融机构积极做好林业发展的金融服务工作同时,财政贴息、一站式服务网点等其他相关政策性支持并没有跟上;另一方面,在申请林业贷款过程中和获得贷款批准后,需要贷款人履行多项流程,并支付多重费用,包括登记费、评估费、保险费等,费用负担相对较重,如林地评估费是林权价值的1%,而这些费用没有相关政府的优惠政策,导致借款人贷款成本较高,也不利于林业信贷业务的深入开展。


4、专业担保机构少。目前由于林业保险的风险大、手续繁琐、利润低,保险公司不愿意为林权抵押贷款承保,缺乏设计林业保险的意愿,导致林业保险不完善。同时,缺乏涉农专业担保机构,其他担保公司基于风险收益考虑,介入林业领域的意愿也不足。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的缺失现状与加快林业产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的需求不相适应,也抑制了金融机构信贷支持林业发展的积极性。


三、森林康养产业的融资建议


发展我国森林康养产业,根据我国《林业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要培育新兴森林康养市场,鼓励消费者参与森林游憩、度假、疗养、保健、教育等林业旅游休闲康养活动。到2020年,林业旅游休闲康养人数达25亿人次,创社会综合产值达13000亿元,累计新增直接就业195万人,间接就业780万人,将森林康养产业培育成林业支柱产业之一。这些目标的实现,迫切需要加大森林康养产业融资力度,完善相关投融资政策。建议如下:


第一,完善林权抵押贷款和林业贴息贷款服务机制,鼓励各地通过设立政府支持的融资性担保机构或担保基金为林业企业融资增信。进一步加强信用体系建设,有效降低金融机构贷款审查成本和信贷投放风险。


第二,进一步发挥财政资金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引导作用,优化林业贷款贴息、农业综合开发、科技推广项目等中央财政资金投入机制,对造林、抚育、康养等实施补贴、贴息、担保政策,以吸纳更多资金投向森林康养服务。


第三,建立和完善林权资产评估体系和流转体系,促进金融机构加大信贷投放力度。积极推动林业资源资产化和资本化运作,创新森林健康理财服务等领域的贷款金融产品,提升产业融资能力。


第四,建立健全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为森林康养信贷投放提供风险保障。建议由林业主管部门从育林基金、维检费用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设立林权抵押贷款风险准备金,用于补偿金融机构林权抵押贷款的损失。


第五,完善林业保险制度,提高森林康养产业抵御风险能力,降低林农保险成本。加快建立林业资本市场,积极开展森林资源及林权抵押贷款,开展林权收储担保、林业保险等业务。

 

(此文根据2019中国旅游科学年会上作者交流发言整理修改,2019年4月22日,北京市)



作者:

任国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研究员,健康金融实验室(数据库)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