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IIGF观点 ︳行业高管薪酬与财务绩效的关联

时间:2019-05-11 来源: 作者:

由于代理问题的存在,上市公司高管薪酬与财务绩效的关系及其影响一直是业界与学术界关注的焦点。高管薪酬水平既是体现公司治理能力的重要侧面,同时也是影响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2018年8月31日,中国证监会就《证券公司治理准则(试行)》的修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薪酬方面,修订充实了监管层对薪酬管理制度的要求,完善了薪酬管理机制,对上市公司进一步提高其治理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目前,2018年A股上市公司年报已经披露完毕,让我们一起来探究各行业高管薪酬与财务绩效的关联,与往年相比新的变化等。


一、2018年高管薪酬概况


使用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作为高管薪酬水平判定依据,根据证监会门类行业分类,各行业高管薪酬金额参差不齐,水平相差较大(如图1所示)。最高的金融业高达237万元,其次房地产业193万元,其余行业均未超过150万元,其中教育业最低仅58万元,最高值和最低值相差179万元。

image.png

图1  2018年各行业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

数据来源:Wind  单位:万元

细看证监会81大类行业,行业间的高管薪酬差距更加明显。2018年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前五的行业分别为保险业(389.35万元)、邮政业(292.24万元)、资本市场服务(278.64万元)、研究和实验发展(210.66万元)、房地产业(192.67万元),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最低的5个行业分别为体育(28万元),林业(34.45万元),租赁业(35.21万元),农、林、牧、渔服务业(35.50万元),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43.26万元)。高管平均薪酬水平最高的保险业是最低的体育行业的14倍,分化十分明显。

image.png

图2  2018年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前五和后五

数据来源:Wind  单位:万元

高管的股权激励是解决代理人问题公认最佳的方法之一。证监会门类行业分类中,虽然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91万元,处于所有行业的中游水平,但高管持股数量占总股本0.21%最高,其次为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而住宿和餐饮业的高管平均持股比例最低仅为0.003%。据图3可以大致看出,处于新兴产业的公司给予高管的股权激励最多,此类公司存在年限相对较短,且已发展壮大,达到一定规模,但是由于产业多位于成长期,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因此虽然高管薪酬在所有行业中相对中游,较高的股权激励仍然极大程度激发了高管的积极性。

image.png

图3  2018年各行业高管平均持股比例

数据来源:Wind  单位:%

部分公司董事长薪酬过高。披露2018年董事长薪酬的3266家上市公司中,11家董事长薪酬超过1000万元,44家公司超过500万元。方大炭素的董事长薪酬由2017年的75万元上涨5334%达到4077万元,尤为引人注目。高市值上市公司向董事长提供高薪以回报其辛苦的脑力劳动无可厚非,但是不合理的过高薪酬未免引人质疑。

image.png

表1  2018年董事长薪酬超过500万元的上市公司及占公司归母净利润比例情况

数据来源:Wind

除此之外,2018年452家亏损公司中,有139家公司董事长薪酬逆势增长。9家亏损上市公司2018年董事长薪酬增长绝对金额超过100万元且薪酬增长率超过50%(如表2所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上市公司2018年亏损金额均超过1亿元,最低的探路者亏损1.82亿元,最高的东方精工亏损高达38.76亿元。

 image.png

表2  2018年董事长薪酬大幅增长的亏损上市公司情况

数据来源:Wind

上市公司薪酬委员会的职责之一是对公司董事及高管进行绩效考核,建立合理的薪酬体系。高管薪酬的合理性对公司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高管薪酬过高会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薪酬过低会降低高管工作的积极性。公司应当通过合理的流程制定适当的高管薪酬,在保障中小股东利益的基础上,采取股权激励等方式,绑定高管利益与公司利益,充分调动高管的工作积极性,实现公司的长远可持续发展。


二、2018年各行业财务绩效概况


受国家整体经济环境与外部形势的影响,2018年度各行业EPS均处于较低水平。证监会门类行业分类中,2018年EPS较2017年增长的行业仅有农、林、牧、渔业和卫生与社会工作2个行业,其余行业EPS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租赁与商务服务业的每股收益下降幅度最大,由2017年度的0.24元/股下降到-0.31元/股。

 image.png

图4  各行业EPS 2017-2018年变化情况

image.png

图5 各行业2018年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及ROE情况

从行业来看,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与ROE情况关联度并不明显。劳动密集型行业,人力资源使用相对较多的如卫生和社会工作、教育等行业虽然高管薪酬水平较低,但行业ROE水平较高。资本密集型行业则没有明显特征。

image.png

图6  2018年以来中证行业指数走势情况

依据中证行业指数走势,2018年受大盘整体走势不佳影响,截止2019年4月,除中证消费、中证金融指数之外,其余行业均没有跑赢大盘。受中美贸易战等宏观经济形势影响,投资者避险情绪明显,行业估值中枢一再下移,可以说,2018年A股的大多行业都实现了业绩和股价的戴维斯双杀。


三、财务绩效和高管薪酬数据回归


根据最优契约理论,一份最佳的薪酬合约是建立在高管薪酬与公司业绩挂钩的基础上,以实现高管薪酬与公司发展的密切联系,构建起高管与企业的命运共同体。这种情况下,高管作为有限理性经纪人,会以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进行决策,高薪驱使其为公司业绩付出更多的努力。基于此理论,高管薪酬与公司财务绩效应当存在一定程度的正相关关系。下面我们来进行验证。

基于上述2018年度各行业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与财务绩效的表现,选取全部A股在证监会21类门类行业下2016年至2018年度的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数据作为解释变量,将反映上市公司财务绩效的每股收益、资产回报率与资本回报率三项指标作为被解释变量,对该面板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分析结果如下:

image.png

 image.png

表3  上市公司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与财务绩效总体回归结果

图7  各行业上市公司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与财务绩效面板回归Fixed effect (cross)

从行业整体回归结果来看,上市公司前三名高管平均薪酬水平与企业财务绩效之间呈弱负相关关系,从一定程度上说明当前高管平均薪酬水平略有降低时,上市公司的财务绩效表现有所上升。说明当前A股高管薪酬水平存在不合理之处。

进一步分析各子行业高管薪酬与财务绩效之间的相关性时可以发现,房地产业与金融业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其高管平均薪酬与企业财务绩效之间呈现较为突出的正相关关系,在行业自身业务特性和市场环境的影响下,当上市公司的财务绩效表现较好时,高管平均薪酬水平较高。与此相反,教育业与批发零售业作为服务业下的子行业,其高管平均薪酬与企业财务绩效之间呈现较为突出的负相关关系,说明在服务业中薪资激励制度是缓解代理问题的关键措施。

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知道,影响公司财务绩效的因素数量众多,因素之间相互作用复杂,比如公司规模、股权集中度等因素都会对高管薪酬和财务绩效的相关性会产生较大的影响,高管薪酬与财务绩效的影响还需进一步进行探讨。


四、结论与建议


我们根据上市公司年报公开的相关数据进行了面板回归模拟,高管薪酬与财务绩效呈现较弱的负相关关系。我们认为,影响高管薪酬和财务绩效相关关系的因素繁杂,如公司规模、行业环境、公司薪酬管理制度等,下一步需进行深入探讨。-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建立合理的薪酬管理制度可以有效平衡高管薪酬和财务绩效。高管的薪酬既不能过高,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又不能过低,打击高管的工作积极性。一方面,妥善解决代理人问题,充分利用股权激励和监管制度等措施,双向出发共同作用;另一方面,充分考虑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情况、政策环境、公司规模、社会责任等非财务因素,制定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目标的高管薪酬制度,最终实现公司可持续发展。


作者:

马庆华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研究员

李雪雯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指导老师:

施懿宸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