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IIGF观点丨关于非洲开发银行绿色战略的分析与探讨

时间:2019-03-13 来源: 作者:

非洲开发银行(AfDB)成立于1964年,致力于促进区域内成员国在经济和社会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和进步。[1]非洲开发银行集团(AfDB)第八任总裁 Akinwumi A. Adesina 博士在2015年9月1日的就职演说中提出了(1)为非洲提供电力(Light up and Power Africa);(2)发展非洲农业(Feed Africa);(3)非洲工业化(Industrialize Africa);(4)非洲一体化(Integrate Africa);(5)提高非洲人民生活质量(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for the People of Africa)的5个重点发展目标(High 5s)。[2]这与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高度契合。虽然AfDB已经针对这五个目标在非洲大陆各地广泛进行了投资布局(如图1),然而,考虑到巨大的融资缺口,为实现这5大目标,非洲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还必须合力付诸更多努力。


image.png

图1 AfDB投资组合一览(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

资料来源: AfDB (Nov 2018), Investor Presentation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下称经合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13年,非洲已有71.2万人因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54.2万人由于饮用水安全过早死亡。污染问题已成为非洲最严重的健康隐患,单空气污染一项每年给非洲造成的经济损失就高达4500亿美元。[3]到2050年,非洲人口预计将上升至25亿,占全球人口的25%。届时非洲空气污染问题可能会对人体健康和气候变化带来更严重的影响。AfDB如何提升绿色战略,促进全球更多的资金涌入非洲的绿色发展,是一个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


一、非洲银行绿色战略现状分析


AfDB在其2013 – 2022战略计划中明确提出两个目标,即“包容性发展”和“向绿色发展过渡”。其中,构建恢复力、管理自然资源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建设是其绿色战略的着力关注点。[4]

image.png

图2 非洲开发银行2013–2022年战略计划

资料来源:2013–2022年的AfDB战略,https://afdb-org.cn/about/afdbs-strategy/


为实现2013 - 2022绿色目标, AfDB制定了两个绿色计划。第一个是“2011  -  2015年气候变化行动计划”(“CCAP 1”),这个计划收录了260个项目,总价值120亿美元。在这个项目的框架下,AfDB内部还成立了新的机构来专门支持绿色金融的发展,如气候变化协调委员会(Climate Change Coordinating Committee)。第二个计划“2016  -  2020年气候变化行动计划(CCAP2)” 是为呼应2015年巴黎协定制定的,旨在支持非洲各国为气候变化问题做出自主贡献。从下图中可以看出,从2011年制定绿色计划开始,AfDB的气候承诺呈逐年波动上升状态。


image.png

图3 AfDB 在2011到2017年间的气候融资承诺, 单位:USDbn

来源: MDBs (2018), 2017 Joint Report On Multilateral Development Banks' Climate Finance


绿色债券是非洲开发银行绿色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2013年AfDB发行第一支债券起,截止到2018年10月,该行共发行了6种不同的债券,总额约为35亿美元,票面利率从0.375%到3.5%不等。


image.png

表1 AfDB绿色债券发行一览 (截止到2018年10月)

来源: AfDB (2018) June 2018 Investor Presentation, AfDB press releases


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开发性金融机构,AfDB在绿色投资方面的表现是值得肯定的。然而,正如非洲开发银行总裁Akinwumi Adesina所指出的那样,“目前的国际气候融资架构并未提供非洲所需要的融资。要增加非洲获得气候融资的机会,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为拓展在气候和绿色领域的融资渠道,笔者提出以下几项建议。


二、新开发银行绿色战略提升路径探讨


(一)确保环境风险评估的运用

尽管非洲开发银行发展历史相对较长,积累了出色的金融专业知识,但非洲严峻的环境问题正在对其现有的风险评估模式提出挑战。非洲部分国家燃油中硫含量标准甚至是欧洲的200倍之多,对环境的危害是巨大的。而我们从AfDB的融资项目中观察到,仍有大量化石能源 – 主要是油气能源项目,这与非洲经济发展阶段和能源结构息息相关,但需要客观评估该类项目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当下多边开发银行在风险类别划分上的主要方法使将风险分为5个类别:信用风险,利率风险,汇率风险,流动性风险和操作风险。这其中,环境风险并未囊括在内。笔者建议,考虑到非洲环境问题的紧迫性,AfDB应当率先把环境风险纳入到流动性风险和操作风险中,以此降低开发性投资对各地生态系统和民众健康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建议参考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在2017年汉堡峰会上提到的,将以下四项纳入到评估维度中:(1)金融风险类别(比如,市场、信用和经营风险)(2)金融机构面临的环境风险来源(比如,物理风险或转型风险);(3)直接或间接的风险敞口的规模;(4)国别或部门特有的环境因素[5]。


(二)建立银行内部绿色标准体系

上文提到的非洲开发银行的两项绿色计划(气候变化行动计划I和II)已经勾画了其绿色发展的蓝图。我们认为,下一步,AfDB需要建立一套内部的绿色标准体系,在既考虑非洲经济社会和环境特点,又与其他利益相关的多边开发银行接轨的基础上,帮助AfDB更好地评估哪些项目是真正的绿色,哪些项目存在较大环境风险。从实际操作层面,UNFCCC和OECD在气候融资方面的报告有较为详细的介绍,界定了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的特定标准。他们的这套标准既可以用于项目层面,也可以用作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绿色保险以及各项组织的绿色金融报告中。AfDB可以借鉴这些已有的国际标准的框架,结合本地环境社会发展情况,因地制宜进行补充和修改,制定出符合银行战略的一套标准。


(三)加大撬动私人资本

AfDB是非洲基础设施项目的主要投资者,又是一个政府间国际组织。根据这两项独特的优势,我们认为AfDB是非洲资金杠杆力最强的机构之一。根据世界银行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它多边发展银行的“从数十亿到数百亿”的报告[6],多边开发银行平均每投资1美元就能撬动2-5美元的私人资本投资,而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公共气候资金在这一指标上的表现仅为0.34美元。虽然包括AfDB在内的各多边开发银行已经在撬动私人资本上做出了努力,但提升空间还是很大的。我们建议AfDB将撬动私人资本提升到绿色融资的战略高度,作为所有业务活动的基础。另外,撬动私人资本的关键方法还在于项目层面的风险降低和为项目渠道开发提供足够的支持。


附注:

[1] AfDB (2011) Agreement Establishing the African Development Bank. Abidjan, Côte d'Ivoire: AfDB.

[2] AfDB(2018) The 5 Highs, https://afdb-org.cn/wp-content/uploads/2018/03/TheHigh5s_Chinese.pdf

[3] OECD(2016)The Cost of Air Pollution in Africa,

https://www.oecd-ilibrary.org/development/the-cost-of-air-pollution-in-africa_5jlqzq77x6f8-en

[4] AfDB (2013). At the Center of Africa’s Transformation. Strategy for 2013–2022. Abidjan, Côte d'Ivoire: AfDB

[5] UNEPC(2017) G20 Green Finance Synthesis Report http://unepinquiry.org/wp-content/uploads/2017/07/2017_GFSG_Synthesis_Report_EN.pdf

[6] WB (2015) From Billions to Trillions: Transforming Development Finance Post-2015 Financing for Development: Multilateral Development Finance, https://siteresources.worldbank.org/DEVCOMMINT/Documentation/23659446/DC2015-0002(E)FinancingforDevelopment.pdf


作者:Rabi Nawaz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编译:王亚丽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研究员